甜腻玄幻言情文:一群野兽变成令人垂涎欲滴花美男动物成精了

大家好,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点开小编的这篇文章,小编每天都会给大家推荐精彩好看的小说希望大家喜欢。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:甜腻玄幻言情文:一群野兽变成令人垂涎欲滴花美男,动物成精了,喜欢的朋友可以点击收藏或者阅读!

传闻她阴险狡诈、虚伪做作、为了嫁人挤走别人的心头肉;又传闻她是大夏国最失败的正妃,被婆婆欺凌、被侧妃算计、表妹使绊,就连王府的狗见了她也不放过,最终因为大闹家祠被夫君一脚踹死!再次睁眼,已换成挟了两世记忆的特工女将,一过来就接了这么个烂摊子,苏浅眉抚额,于是乎,斗侧妃、斗老妃、斗表妹,斗天斗地顺便还——斗恶狗!就是一颗棋子也要活的有尊严!什么?你青梅远嫁,旧爱进宫?关本小姐什么鸟事?!挽清誉,树形象,查冤案,休邪王,临街花楼选夫,苏浅眉将绣球意外仍进猪筐,对面耶律濬扑哧冷笑:“原来你喜欢猪……”

苏浅眉不知对方要引自己去哪里,只见前面更加僻静,便伸手想要阻止对方,没想到郝连诺翻手将她的手紧握住,要往自己身边拉。苏浅眉暗中一惊,虽然自己不喜欢肃北王,但也不至于如此随便和男人亲近,她正要挣扎,背后耶律濬冷冽的声音忽然响起来,就像一柄冷澈的剑她的耳朵:“三皇子最好不要随意染指本王的女人……”郝连诺敛起一脸柔情,换上一脸寒霜,缓缓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耶律濬不知什么时候落在巷子旁边的墙头上,玉树临风,倾城容颜尽是冷嘲热讽。“你的女人?请问肃北王可曾给过她一丝尊敬?即使对待一个丫鬟也不应该那样狠心,何况她是肃北王妃?我真无法想象……”郝连诺满眼的讽刺,眼底尽是滔天的怒火,拉着苏浅眉的手也一直没有放开,大有挑衅的苗头。“三皇子要和叙旧情么?--苏浅眉,立刻和本王回府。”耶律濬说着,双手负后,语气不容半点置疑,紧抿着嘴唇掩着自己冲天怒火。两个男人气势相当,不分仲伯,像两座冰山散发着迫人的寒气,仿佛生来就是宿敌一般。

睁眼间,被魔兽吓死的废材丑颜嫡女变成了古武世家的家主废材?被封印罢了!丑颜?被下毒而已!换了一个世界,她照样过得风生水起!三级丹药很珍贵?不好意思,六级丹药当糖豆!五级魔兽很厉害?我看不起,我家魔兽是兽神!她本打算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,种种药材,炼炼武器可是,这位缠人美男,你的高冷呢?你的狠辣呢?他,本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冷面魔帝,却将一颗心遗落在了她身上,再也无法自拔,愿陪她上碧落,下黄泉

“可是,同时放进去,用精神力分开来炼化,然后再按照顺序融合不是更加的省时间吗?”乐灵灵有些疑惑了,一样一样的炼化?这一级的丹药还好,药材少,若是高级一点的丹药,药材那就是几十样,甚至是上百种药材,那样的话岂不是要用很长时间来炼化?“同时炼化的话,对于精神力的要求太高,一旦控制不好,就直接炸鼎了,丫头,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?”药老头看着乐灵灵那一脸的嫌弃,脸色黑了几分,做一个师傅他容易嘛他?现在居然还因为浪费时间被这个丫头嫌弃了?“好。”乐灵灵点了点头,对于药老头所说在炼丹前用火灵过一遍药鼎内,她觉得有几分道理,但是对于要一样一样将丹药放进去炼制,她觉得有些接受无能了,因为她一直以来都是将丹药一同放进药鼎之中同时炼化的,可是却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。

明明以为必死无疑的坠楼怎么却坠到了另一个世界?明明以为只是一群野兽的家伙怎么会变成令人垂涎欲滴的花美男?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你们干嘛要靠实力?说好的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呢?画风一转:什么?我的身体已经不是人类了?ps:本文甜宠到腻人,小波小折就只是兽世生活的调味剂啦~

杜隆神情复杂,可还是张开了双臂将简杨拥入怀抱。“我以为你不来给我送行呢!”简杨撒娇的说。她和杜隆亲近,亲近到像父女一样。杜隆眼眶有些湿润,怀里的这个小雌性,对自己尊敬、依赖,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他也舍不得,可是有些事情,令他更加难以取舍,这些天来他困扰、痛苦的很。文斯特和罗纹看惯了简杨对杜隆的依赖,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别扭,毕竟他们都明白杜隆和简杨之间的感情类似于亲情。“本来我想和你们一起走,可是我老了,不能拖你们的后腿。”简杨突然茅塞顿开:“对啊杜隆,我怎么没有想到,你和我们一起走吧!”杜隆连忙摇头说:“不行不行,我老了,折腾不动了,再说蛇族不能没有族医。”简杨低下头,明白杜隆说的有道理,可是她确实舍不得啊!“我会很想你很想你的。”简杨眼泪已经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“圣晓曦” 来自二十一世纪a国女小队“凰火队”的队长,因执行秘密任务突发意外,奇异的事情就在她身上发生了。等她再一次的醒来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,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灵。她从归自己的职业,进入军营,从而开启她一生中最辉煌的人生经历。她生世悬殊,有着倾城倾国之貌,天赋异禀,腹黑霸道,身后有着强大的背景,不畏惧皇权,虐渣男,虐白莲花。他,是一代邪王,众人他极为恐惧不敢招惹,身边桃花无数,却唯独对她极为嗜宠。如有人伤她者死,欺她者灭。

“你明天直接去夕食楼找里面的人说夕公子让你去吃的,他们就可以让你免费在里面吃了。他们店的老板我认识关系还不错,我帮你提前打声招呼。”“真的?”柳成州两眼放光的看着他。“嗯。”“圣夕你这是准备去哪?”“随便逛逛。”“那我陪你吧。”“嗯。”柳成州在一旁一路跟着圣晓曦有事没事的跟她聊着家常。走着走着不知为什么圣晓曦又莫名其妙想起厉夜邪亲她的那个画面,脸颊忽然微微泛红。这一幕被一旁跟随在她身边的柳成州看到,看到她走神泛红的脸摸不着头脑。正当两人都在走神的时候,一旁路人说的话让圣晓曦一下子拉回了神,深怕自己听错了。“不会吧~你听谁说的。”“你居然都还不知道?今天太子殿下突然死了,跟皇后娘娘死法一样,居然都查不出是怎么死的。”“这也太奇怪了吧。”“是啊,怎么可能好端端皇后和太子都死了。”

今天小编的小说推荐就到这了,有大家喜欢的小说吗?喜欢的小伙伴收藏关注吧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